2012年1月26日 星期四

Reviewing 2011:改變我人生的一年

2011年,民國一百年,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今年的我,是空中飛人,奔走在美歐線與東南亞線之間,不過,遊子總要回家,一百年的我,成家了。我決定在除夕夜的當下,一點一滴地回顧並寫下我的2011年。

我總在思考,到底我怎麼改變,或者,是什麼讓我改變?幾個月以前,我還在加拿大的ISA發表論文,空蕩蕩的大會議廳,偌大的舞台上,只有幾個人,分別來自世界各地。我們逃離了日本的核災與海嘯,轉向更北的北國,在零度左右的低溫,把自己拿手的絕活呈上台面。加拿大的天空很藍,不過,我總記起那片比我的頭還大的碳烤牛排。謝謝宗巖的陪伴,那個星期,離家的我並不寂寞。


加拿大回國後沒多久,另一項任務又把我帶到河內。這次參加的CSCAP專家會議,討論了水資源安全與湄公河流域的跨國治理挑戰。我記不起會議裡每個專家的面孔,但有幸可以跟敬愛的學長與學姐在河內碰面。他們在河內的外館待上許久,學長的越南文令人佩服,學姐還是一樣能幹,他們美好的家庭也讓我羨慕。

我站在河內的高樓旅館裡,望遠處看,記得幾分鐘後才回過神,原來,我才剛剛從冰天雪地裡南下,這裡的濕熱,把我腦袋裡雪都融化了,同時也把我的寂寞解凍了。確實,人生中最大的改變,就在這一來一往的飛行行程裡,一點一滴地改變。


東南亞的行程,在今年特別的多,我拜訪了兩次越南,兩次印尼,又在年底前往了泰國。今年第二次到越南是參加越南順化大學與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共同舉辦的研討會,順道也完成了人生大事的拍攝紀錄。第一次到印尼則是參加印尼大學政治系與中山大學所共同舉辦的研討會,談一個我不太熟悉但卻應該熟悉的主題,到研討會最後被別上特別的紀念品的當下,我似乎才回過神,原來我已經在雅加達三天了。



雅加達的天空跟其他東南亞國家的天空一樣,藍的透徹,同時帶有些殖民風采。在Kota廣場旁漫遊的我,總想未來可以帶另一半來訪。一來可以看看印尼的特別風情,二來也可以藉著再訪,讓自己多來幾趟印尼,順道拜訪東協秘書處。


回國之後,不知不覺也到了五月,即將畢業的時節,我開始出現在學生的相簿裡。記得沒多久以前,我還穿著學士服,獨自在校園裡漫遊,幾年後,博士袍身邊多了家人,分享我追求知識告一階段的喜悅。一眨眼,自己的學生拍了畢業照,有的已經在市場求職,有的繼續升學求知,人生的吉光片羽,穿插在我的生命故事裡,每個笑容與期待,都讓這一切變得不同。







隨著畢業期的結束,我獲得了美國國務院獎學金,在六月到八月間前往美東受訓。這是人生中難得的插曲,可以說是一小段假期,也可以說是小別勝新婚。因為,在今年五月,我的人生不再寂寞,我結婚了,藉著成家,生命的種種開始有了不同的轉變。不過,這轉變在出國前夕,確實讓我感到不捨。


訪美行程是從台灣出發,然後轉機日本,再前往美國,隨後一路轉往佛羅里達。一路波折不斷,從颱風延遲,到日本滯留,最後到了美國國內線斷續搭乘,幾經波折後終於到了佛州,開始我為期幾十天的新生活。



佛羅里達的天空很藍,氣候不熱,但教室裡的冷氣才是殺手。在美國的前兩週,我幾乎都在感冒生病,整天昏炫不堪,還好有當地學妹與朋友的幫忙,用CVS強力緩解感冒藥劑的協助,才解決了我的身體不適,讓自己快速回到研究的崗位上。





剛好,訪美期間適逢美國國慶,我們到了一個中型城市感受美國人過節的愛國氛圍。國慶日當晚,音樂令人振奮,煙火十足精美,周圍的美國朋友攜家帶眷,就是為了晚上的煙火,或者,更準確地說,是為了跟家人一起共度這美好的時刻。


另一個在美國的美好時刻,同時帶有一絲惋惜的計畫,便是在佛州迪士尼停留的片刻。兩天一夜的行程,應該是與家人共度歡樂時光的好機會,空蕩蕩的房間感覺起來好像在等待家人的歡笑與感動,但自己一個人的片段,還好有另一伴的跨時陪伴,才不會感到寂寞。


還好,親愛的朋友Otar陪著我在瘋狂咖啡杯裡旋轉,暫時忘了我思念的一切。這次在美國結識了好多好朋友,這些朋友不只是難得的知識社群資源,在異國,我們分享了彼此的喜怒哀樂,也共享了所有家庭的美好與想念。在2012年,我會邀請兩位好朋友來台訪問,以後的每一年,我們都希望可以把十八個家庭緊繫在一起。謝謝您們,讓我的訪美生活如此難忘,不再因一個人而難過。




從美東南方北伐,一路到芝加哥、華盛頓,這大概是我難得、少數在海外停留如此長期的生命經驗。踏步的每個片段,每個呼吸,每個念頭,在幾個月後都如此清晰。我想,這次的受訓,不只是一項經歷,它改變了我對於世界的看法,轉化了我在追求知識上的渴望,更重要的是,它讓我的生命更加豐富。


回國後,開始忙碌出國斷續的工作,舉辦會議,延宕婚禮,從八月開始,到十二月初,我一共經手了四場大型的國際會議,從中研院的CAPAS-CSEAS東南亞青年工作坊,到台灣東協對話會議,到台北首爾論壇,最後,十二月的東亞的理論與理論的東亞專書會議,一連串的忙碌,一系列的成果。這些片段,都在幾個月內完成。


我從其中的空隙時段,再訪了雅加達,重返了Kota廣場,也拜會了東協秘書處。我的行程,在雅加達的巷道裡,在河邊,在海岸旁,在機構裡,在商店街,在清真寺,在許許多多我尚未前往,也從未去過的場所,感受到另一種深入的伊斯蘭世界。





從東南亞支線返國後,開始準備前往香港中文大學客座演講的專題。沒多久,在十一月中,我又從桃園起飛前往香港。 背包裡帶著學生的碩士論文大綱,還有拿著新出爐的戰略安全研析,就這樣一路隨著飛機的誤點,轉進香港。在中文大學旁的旅館高樓望著外頭,伴著東協高峰會的新聞片段,讀著論文,這一切又把我帶入瘋狂的忙碌中。



我在香港的印象,大概就剩下燒鵝,或者是燒鵝飯,還有燒鵝粉。從下飛機第一刻,到整理行囊後前往機場的午餐,大概就是親愛的燒鵝一直陪伴著我。牠不會飛,但會充實我的胃。牠不會跳動,但卻可以豐富我的味蕾。我喜歡燒鵝飯,雖然不曉得原因為何,但牠大概是我訪港的難忘良伴。





四天行程結束,返台。就在差不多快要結束2011年的最後一個月裡,我決定啟程前往泰國,進行我的孔子學院田野調查。這趟行程與晧嵎同行,我們師徒兩一路從台灣出發,到了泰國流浪。這次旅程除了與兩個台灣教育中心的同仁訪問,就是前往泰國的孔子學院蒐集資料。整個行程就是忙碌加上驚異,很多在預期外發生的瑣事,一件一件克服。




感謝Mint帶我們到山區找尋一絲的平靜,讓這次的行程可以順順利利,這是SUSI Foreign Policy 2011朋友在東南亞的小型聚會,我們期待下一次的相聚會在台北。




夜裡,在街頭有許多特別的場景,譬如,小台胖卡上放著泰文版的「愛拼才會贏」,賣著魚丸的女老闆,在大街上歡唱,然後遇到客人後迅速回到車上烤著魚丸。這樣的技藝,甚是獨特,這樣的記憶,對我來說確實難忘。




今年的行程滿檔,但我還是接了幾場演講,感謝登及兄的安排,讓我在T大講了一課,也感謝耿銘的安排,讓我在N大說了一回,當然還有C大的固定講座,感謝佩修老師的栽培。師長們的提攜,也是2011年最彌足珍貴的片段。



2011年,整體來說,是個豐收的一年。成家,有子,衝刺事業。我是空中飛人,我是新科老公,我也成了新手爸爸。我的生命故事,還有很多的片段來不及說。回顧過去,新成員的來到讓我的生命更加完整,這樣的期待,會在不久的幾天後,轉換成追求知識與努力工作的新動力。







對於生命的轉折,擁有一切的改變,我誠懇地感謝老天,謝謝愛我的爸媽,感謝一直包容我的另一伴,有你們的支持、鼓勵與陪伴,我的人生才能圓滿。在2012年,我將會更努力,照顧你們,陪伴你們,讓我們一起期待新生命的到來。

1 則留言:

陳頤杰 提到...

平安快樂,順利知足!祝福楊老師闔家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