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日 星期二

當我們只剩下黃昏

不曉得已經有多久的時間,人們開始吝於讚揚政府。或許是因為我們必須得嚴格監督執政者,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政府的施政與治理能力出了問題,讓我們難以對其抱持信心。這不是吝嗇的問題,而是信任的問題。

最明顯的例子,是官員們對於缺失的搪賽與推卸責任。過去的官僚,或許還會用文謅謅的詞句來魅惑人民,他們說的我們不懂,就當作是某種解釋。現在的官員,說的話直接多了,對話的口氣也更理直氣壯。

這幾天,我們親眼看到了「智能不足」成為官僚回應外界質疑的說法。它透過資訊的大量傳遞與失去理智的再製後,我們似乎不用再選擇是否要相信政府還是要相信自己,因為這個國家根本沒有維持秩序的核心機制可言,或者,這個社會早已習慣沒有那樣的東西存在。

換言之,它的不存在,我們早就應該習慣,或者,我們應該譴責自己,因為這種讓它不存在的姑息,早就融入這島上人民的政治文化與血液裡。

如果人們對於政府的信任是如此薄弱,我們是否還能期待黃昏之後會有另一個黎明來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