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6日 星期六

關於寫作

寫作,是一門學問。

長期以來,我可以把一件很複雜的狀況用文字很清楚地鋪陳敘述,也可以把一個很簡單的概念用人們看不懂的詞彙包裝成很複雜的說法。無論簡單或者複雜,那總是因時制宜,或者是為了滿足不同導向與需求的知識生產與展現方法。

有些人認為,「會寫作」不過只是一種遊戲,甚至抨擊這就是研究人員或大學教授在追求量化表現的前提下牟取生計的某些把戲。然而,我對這樣的說法倒不以為然。儘管在學界裡真的有那麼一些嫻熟地操作寫作技巧來賺取點數、爭取升等或者強化學術地位的從業人員,但我的確不得不佩服這些嫻熟操作技術的使用者,把耐心與時間都花在自我證實上。他們的努力,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自我追求,不可否認。

儘管如此,我不認為每一個知識份子或學術從業人員都只側重把戲與技術,忽略了自己投入知識生產的初衷。我更不認為,寫作這件事,是可以被否定的。試想,如果一個知識份子不透過寫作傳達自己知識粹鍊過程的心得與發現,那他還可以為這個社會或世界留下些什麼?

對我來說,寫作,是知識份子追求真理、探索真相、展演真實的唯一作法。

身為一個「寫作者」,關鍵不在於你寫了多少東西,也不在於你會不會玩文字遊戲,重點是那一份「文氣」究竟存在不存在於你的文章裡,或者,你想要保留的想法,能不能在你所排列與鋪陳的文字中,被保存下來。或者,在幾百年後,讀者能不能從你的文章中,繼續探索與挖掘出你原本所設定的那份共鳴?

寫作這件事,對我來說其實不是一份工作。在某種程度上,它是一種與自己對話的過程享受,而且對話的對象可能不只自己與自己,有時候會交疊著許多自己認識或不認識的作者、思想家、或者是對手。


我自己在這段時間的寫作歷程,其實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自我辯論進程。正當我自己在撰寫幾份過去曾經熟悉但現在早已陌生的文章,我試著在堆疊的想法區塊中,把那隱藏的文氣牽引出來,然後穿針引線地編織在每一個片段裡。有時候成功了,有時候失敗了,有時候找不到軸心,有時候偏離了軸線。

不過,無論如何,我都還在寫作,我珍惜我能夠握筆、打字的日子,珍惜從腦袋裡流出的新想法,珍惜那些新的畫面可以轉換成語言元素,一點一點地像拼圖一樣,放進我的作品裡。更要感謝我親愛的家人繼續支持我,讓我心無旁騖地刻畫人生。這樣的想法與自我實踐,到我退休的那一刻鐘,應該都不會改變。

對我來講,寫作不是為了點數,而是為了把有意義的片段,用我自己的文字,而非數字,整理記錄下來。這種知識描繪、刻畫與輸出的活動,正是我的興趣、我的嗜好,也是我的志業,如此而已。

沒有留言: